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深深的海洋

茫茫大海波连天,悠悠心梦几时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云南旱区声音:“别送矿泉水了,送点大米吧”  

2010-04-01 22:24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闻欣云南旱区声音:“别送矿泉水了,送点大米吧”
  看了这条新闻,叹息,目前旱区又缺水又缺粮呀!如此严重生存环境,只有国家和爱心团体救助了,总得让那里的人民生活呀!

  3月份,云南河口镇缺粮群众达1483户5543人,粮食缺口72.5吨

  烤烟是寻甸农业的支柱,也是唯一一个农业的订单产业,云南河口镇则是寻甸烤烟的主产区之一,每年的烤烟产值达6000多万元,烤烟带来的税收占乡镇财政的90%。连续三年的春旱,导致河口镇农民连续三年小春作物绝收,今年尚不知大春作物能否种植。河口镇现在面临的第一问题是保障群众生活用水,第二个潜在问题是绝收后的农民未来怎样生活。

  绝收的庄稼

  只有20多厘米高的麦子,收割一亩多地装不满一背篓

  干水塘村的村民代树全已经不指望自己的庄稼能够收回种子钱了。

  面前是一片枯黄的麦子,揪一把,仅能搓出几颗干瘪的颗粒,收,闹心,不收,更闹心。代树全说,往年的麦子是一米多高,颗粒饱满,而现在,这样的麦子只能在想象中存在。

  闲来无事的代树全,用镰刀一把一把将麦子割好,放在一起。虽然还未到收获季节,但代树全清楚地知道,干涸的土地再也无法为麦子提供营养。

  20多厘米,不足往年麦子的1/5高,这就是今年小麦最终的高度。

  十几分钟,代树全就将一片麦田收割完毕,一亩多地的麦子也装不满一背篓。“割回去不够牛的草料。”代树全抽了口烟,将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。

  往年这片地,不但能够提供几百斤麦子,一米左右的麦秆粉碎后还能当牲畜的饲料,而今年,没了麦子,也没了饲料。

  白石岩村的陈石昌认为,代树全比他幸运,而且幸运得多。

  陈石昌的屋后,一片空旷的土地上,是“红楚楚的红”,除了去年没有拔干净的玉米根,连根草也找不到。

  这并不是空地,是陈石昌家的麦田。

  4亩多的麦田,撒进去的种子干死在土里,偶有几颗出来的,也稀稀拉拉,如果不仔细找,根本发现不了。

  在达连地自然村,这样红楚楚的麦地随处可见。

  河口镇的庄稼每年两季,一季是小春作物,多为小麦、豌豆和蚕豆;一季是大春作物,多为烤烟、玉米和土豆。

  河口镇初步统计:全镇小春作物总播种面积22500亩,绝收21760亩,绝收率达到96.7%。

  受影响的春耕

  小春作物绝收,作为县里主要经济来源的烟草还不知能不能种

  现在的陈石昌已无暇顾及田地里的麦子了。

  即使下一场雨,绝收的现实也无法改变,他所担心的是烤烟。

  烤烟是河口镇乃至寻甸县农业唯一的订单产业,是当地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。河口镇耕地面积35824.5亩,烤烟种植占了24000亩。

  往年这个时候,是陈石昌最忙的时候,既要忙着收割山地里的豌豆和麦子,还要拉水灌满水窖准备栽烤烟。

  而今年,小春作物绝收,大春作物还不知道能不能种到地里,陈石昌闲得心慌。

  陈石昌说,去年,也是春旱,小春作物绝收,但旱灾并没有影响到种植烤烟,他家4亩地的烤烟,卖了8000多元,是村里最好的一家。

  而今年,陈石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种烟草。

  如果近期能有一场大雨,他会信心十足,而如果到了5月份没有雨,他的地只能留着等待来年。

  与陈石昌担心对应的是,即将种植土豆的时期,集市上的种子却并不畅销。

  3月25日,河口镇集市上,卖土豆种子的车辆停靠在路边,老板一脸木然,蹲靠在车轮边。一斤种子一块六毛钱,比及往年算低价,但却是无人问津。

  一个农户跑上去问了几句,转了一圈,还是空手走了,农户说,“最大的问题不是买不买种子,而是买回去能不能种。”

  种土豆不用水源,农户担忧的是,这些土豆种下,地热和地表的温度可能将种子烘熟。

  寻甸县水利局局长李维恒说,即使组织对庄稼施水,但空气太干,地表积了很多热量。最后的情况可能是植物根部是湿的,但地表部分却会枯死。

  3月27日,白石岩村委会路边的土地上,不少农户将自己的农家肥运送到地边,并开始在干涸的田地上打地垄,做着种植烤烟的前期准备,“有一场透雨,或许今年还会有些收成。”一村民看着阴冷的天气,满脸期待。

  口粮危机

  白石岩村已有一半人面临断炊危机

  陈石昌家的主食是大米,和河口镇的大多数家庭一样。

  庄稼地里并不产米,米都是买来或者用玉米换来的,往年的行情,两公斤多玉米换一公斤大米。过了年,代树全不再用玉米换大米了,因为粮仓里剩下的玉米没有多少。他估摸了一下,也就是二三百公斤,能够换100多公斤大米,按照一个人每月13公斤的大米计算,也坚持不了几个月。

  陈石昌改变了家里单纯吃米的奢侈,将大米和玉米面勾兑在一起,蒸玉米饭吃。

  饭虽然不好下咽,但“这样可以多坚持一点时间。”

  而村里几家困难户,几乎已经没有存粮,从吃水到吃粮,一切都依靠政府救济。

  陈石昌是村里的小组长,他的统计是,全村96户人家,已经有一半的人口面临断炊的危机。

  存粮告急,并不能完全归咎于今年的干旱,陈石昌说,“河口镇连续3年遭受自然灾害,小春作物基本绝收。”

  据河口镇政府统计:2月底,全镇缺粮群众达971户3889人,粮食缺口49.8吨;3月份,缺粮群众达1483户5543人,粮食缺口72.5吨;如果到8月底,缺粮群众将上升到3113户11753人,粮食缺口将达到149吨。

  河口镇政府的张韶柱告诉记者,寻甸县政府已经紧急调拨了11吨救济粮,仅是2月份口粮缺口的1/5。

  一位村民听说来了记者,试探地问了一句“能不能呼吁一下,不要送矿泉水了,不实际,送点大米之类的。”

  来自新农村
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6